喝过半杯西冷茶 热过半天烟花 凌晨别记挂

虞美人

纳兰性德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
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评论
热度(3)
© 余恨深情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