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过半杯西冷茶 热过半天烟花 凌晨别记挂

我想你了 这句话从声带出发经过舌头被抛出在夜里 震荡开去的空气裹着这句话跨越了云雾和鸟群一点点蔓延到你的耳边 
捎带着太平洋的海浪海风 还有你阳台上那盆芦荟的清凉 这时候就算抬头也不会有人发现 
刚才有一道思念从他的头顶飞过了去 乘着风 像一个赶末班车回家的人

评论
热度(2)
© 余恨深情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