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过半杯西冷茶 热过半天烟花 凌晨别记挂

致远方的她

长长的汽笛声贯彻天际 它如同宿命的使者般 带我回忆

我并非绝对的LES 但至少我不排斥异性恋 我也曾和她相爱过

真实奇妙又荒诞的恋情 曾在我那懵懂的岁月里洒下一片暧昧贴心

我和她 不仅是网恋 也是不怎么能让大众接受的同性恋 换句话说 是姐妹恋 她大我两岁 她南方我北方 彼此每晚每晨夜夜日日的细语叮咛 横跨秦淮 横跨中国的南北分界线 却仍没横跨过这世界上的条条框框

因为种种原因 将近200天 这段并非实际意义上的恋情 就这么无声的结束了

我和她都知道 这一切 都只不过是笑话是游戏 又或只是日后回想起时嘴角那微微的笑容 是与别人谈天时制造惊奇的谈资 又或者 什么都不是 玩玩而已

她说爱我我说想她 可我们都是长头发

本性如此 我们最后 还是要各奔东西 去找自己的男人

我见证过她的失意 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汽笛声悠悠的结束了 北方的秋天来了 她于不久前 从南方踏上加拿大

她在留学 我在苦学

我还是会想起她

爱不爱 很难说 所以忘了吧

远方的她 要好好的



评论(7)
热度(8)
© 余恨深情lemon | Powered by LOFTER